2020开年,高管“离职潮”显现,教育行业黑暗时刻已来?

发表时间:2020-04-21 09:54来源:决胜网
(图源:摄图网)


近期,教育圈的人事变动有点多。


2020开年,一场新冠肺炎疫情的龙卷风横扫全球市场,加速了教育行业的死亡进程。无论是大规模裁员、倒闭欠薪、资金链断裂所带来的生存危机,还是由于业务模式突变引发的授课内容不佳、虚假宣传、霸王条款等行业乱象,都为初具雏形的教育生态蒙上了一层阴影。


决胜网梳理发现,近期不少教育企业宣布组织架构调整,由此引发的教育企业离职潮已经波及到了高管层。据不完全统计,仅2020年第一季度,国内有13家知名教育企业披露了重大的人事调整,超20位教育企业高管职位发生变动,其中副总裁及以上级别占八成。


而对于广大的线下中长尾市场,“缩紧开支、降薪求生”已成大势所趋。于内面临高昂的运营成本,于外又无法产生效益回流,陷入进退两难的“消耗战”,惨淡经营下人才散尽已成常态。


一时间,教育行业似乎陷入到了一种“高管出走”的尴尬境地。而以下这些,只是近期教培行业高管离职现象中的冰山一角。



从时间线再往前推,这波教育圈的离职潮从2019年底就初见端倪:跟谁学、达内科技等多个教育公司宣布人事调整。


回顾教育圈历史,高管离职也是数不胜数,所涉机构几乎涵盖了K12教育、职业教育、出国留学、在线教育等所有领域。而当下的疫情期间,众多企业集中性的人事变动,引发了行业人士以及投资者的猜测,究竟是公司经营不善所致?还是管理结构变化或是隐含其它的原因?


无疑,在这场没有硝烟的战争中,高层的管理决策一直都是企业成败的关键点。而高管常以“个人原因”为挡箭牌,内部缘由无从得知。


01

在线教育企业变动最为剧烈

精锐教育、立思辰多职位更替


决胜网发现,在这场教育公司的震荡中,尤以在线教育的高管变动最为剧烈,例如尚德机构、小盒科技、VIPKID、流利说等。其次是早教领域,例如美吉姆、宝宝树等教育公司。并且,在职位变动统计中,近期董事会董事的变动尤其频繁。涉及美吉姆、鹏博士、gogokid、精锐教育、立思辰等企业。


从时间线来看,从3月中下旬开始,高管离职事件愈加频繁,预测未来几个月还将持续发生。就在前几天,达内科技任命原独立董事孙永吉为CEO,创始人韩少云则继续担任董事长。达内科技上一次高管变动发生于2019年底,左不过4个月的时间。


13家教育企业中变动最大的是精锐教育和立思辰,这两家涉及了董事、副总裁等多位高管人员的更替。由于近期精锐教育和立思辰都涉及到业务层面的诸多变化,一度受资本市场高度关注。而最引人注目的,还是股价持续走低的流利说,公告称CFO离职后竟无人接棒,令不少行业人士匪夷所思。


(1)

精锐教育5位高管先后离职

重整旗鼓发力OMO


过去一年多,精锐教育高层变动频繁,目前已经有5位高管先后离职。自去年高级副总裁Zhuxiu Dong和CFO李东离职后,1月31日,精锐教育宣布,原高级副总裁柯金书被任命为首席教育官;同日,独立董事张敏也因个人原因辞去职务,由合一资本创始合伙人、光影工场影业董事长许亮接任。2月11日,精锐教育发布公告称,公司负责幼儿教育高级副总裁孟晓强和技术研发中心副总裁马牧原,因个人原因离职,二者均于2014年加入精锐教育。


有业内人士在评论中指出,变动背后不乏两点原因:其一,上市后元老的退出。其二,正处于OMO战略的转型阶段,由于业务调整造成的离职现象。


从精锐教育的经营状况来看,近年来陷入增收不增利窘境,2017财年到2019财年营业收入增速分别为34.60%、39.13%和39.51%,但净利润增速分别为30.27%、-11.86%和-40.82%。利润下滑主要归于运营效率的降低,2017财年到2019财年精锐教育的销售净利率分别为11.82%、7.49%和 3.18%。2020财年Q1营收增长23.2%,但仍旧扩大亏损至8993.3万元。


随着疫情的发生,线下教育机构遭遇利空,精锐教育将全国434个点的十万余线下学员转到线上就读。同时宣布推出精锐OMO平台化的标志性项目“精锐在线”。预计2020年将继续投入2亿元资金,全力推进OMO平台搭建。


外部战略转型之下往往要进行多个内部组织的调整。于是,精锐教育又宣布多项高管任命:来自百度的史团委担任首席技术官;拥有多年政府关系管理和教育行业经验的柯金书出任首席教育官;曾任职于网易教育的洪菊担任首席增长官兼精锐在线首席市场官。


由此,从战略到人员,精锐教育都有了一个巨大的转变。


(2)

从信息化到大语文,立思辰董事变动频繁


从教育信息化到大语文的转型,立思辰的代价不小,近期也出现大量离职现象。


副董事长、董事周西柱;董事、副总裁雷思东;副总裁韩雪辞去职务后,周西柱、雷思东将不再担任其他职务;韩雪先生继续担任战略与创新发展部相关管理职务。聘任赵伯奇先生、杨深先生、朱雅特先生担任公司副总裁,拟补选赵伯奇先生、全婷婷女士担任公司第四届董事会董事。


自2011年底瞄准教育行业的蛋糕起,立思辰便展开旋风式并购。据统计,2011年至今公司进行了不下20次并购,合计斥资超过49亿元。频繁并购可以为企业扩张带来立竿见影的效果,但是其带来的巨额商誉让公司进入巨亏的泥沼。


据立思辰2018年年报显示,公司计提10.7亿的商誉减值损失,公司净利润也出现了13.92亿元的亏损。2018年10月,立思辰分拆旗下信息安全业务,全面转型为纯教育业务。剥离的原因在于,教育与信息安全的两大主营业务差别较大,无法形成有效协同,且公司资源有限,双主业形态不利于公司未来的长远发展,决定分拆安全业务相关资产,全面转型为纯教育企业。


彼时,立思辰董事会秘书张亮表示,“拆分安全信息业务,上市公司将得到大笔现金。一方面有利于优化上市公司现有的资产状况,现金流以及资产收益率。另一方面,拆分之后,上市公司会更加纯粹,同时也将成为在A股比较稀缺的纯教育标的。”


人事调动必然会加速公司业务转型,“英语造就了新东方,数学造就了好未来,而大语文,未来将成就立思辰”,立思辰董事长池燕明曾公开表示。立志成为“大语文”赛道独角兽的立思辰,在经历了近一年的管理层大换血过后,未来将如何在困境之中突围?还将拭目以待。


02

高层变动背后:

功成身退、合伙人分歧、组织调整


教育企业频频出现高管离职现象,是否会加剧资本寒冬,或许能在投资人眼中窥见一二。


在蓝象资本合伙人周爽看来,一方面,成熟型教育企业的高管离职存在三种情况:一是上市之后锁定期结束,辛苦多年熬到上市,而且股票的限售期也过了,一些元老级高管选择在此时功成身退。二是业务方向变化带来的组织架构调整,由于与部分高管的自身发展意愿相违背,导致一些高管有机会主动或者被动出局。三是收购并购产生的团队变动。


“以上三种属于正常现象,表中列举的上市企业大部分源于这类情况。”周爽提到,每个公司都是有发展周期的。当公司成长到一定阶段进行职位更替,或者一批经验成熟的高管选择自主创业,这件事是一代代的健康的更替机制,促进中国教育创业市场更加蓬勃的发展。特别是一部分投资人,还挺喜欢投资这些联合创业后退出的高管。


“因为这些联合创业的高管们有着不可比拟的优势。”周爽告诉决胜网,“他们经历过职业生涯的闭环,经历过从几个人的初创公司到过万人的上市公司,经过5年、10年的市场的磨练,出走后再创业的成功几率、势能以及行业经验都是宝贵的,只要还想创业是很容易拿到融资的。而且,之前中国的教育上市公司比较少,未来还存在很大的发展空间。


另一方面,对于早期的教育企业,高管的频繁变动是重大利差。周爽所在的蓝象资本对早期团队状况格外重视,创始人和早期团队是蓝象投资的重要因素。周爽举例,“有一些初创企业的高管在3个人的时候加入,10个人的时候就走了,这种类型是很不理想的团队建设,或者可以说创始人的选择不太谨慎、眼光不佳。”


从近年来的热门案例来看,在新东方在线上市后的三个月中,有多个部门的“一把手”异位,在部门架构上也做了不少调整。如原先的K12考试事业部,就被拆为了小学部、初中部、高中部三个独立部门。而以新概念为核心的英语学习事业部则撤销编制,按年龄段全员分流到其他事业部中。


如此大的变动背后,既有俞敏洪本人对于在线业务长期一贯以来的态度及战略定位的原因,也逃不开目前在线教育巨头入局、竞争激烈、盈利艰难的真实现状。俞敏洪曾经用“病树前头万木春”,来形容新东方在线错过的那些领先机遇,并表示“病树也是可以恢复健康的,它只是需要更多的营养、更好的环境、更多的资源支持,新东方正在努力”。


而不久前,美股教育企业跟谁学也出现高管多次易位。跟谁学CFO沈楠曾在今年2月访谈中,谈及跟谁学张怀亭、宋欲晓、苏伟、李钢江等高管易位:“跟谁学从成立到现在,有超过2000位伙伴离开了我们。跟谁学的战略、组织、人才和打法一直在变。战略的变化一定要匹配先行的是组织和人才的变化,进行迅速地调配和激励,才会有战略的落地、推进、实施和领先。”


“下决心做坏人”的乂学教育创始人栗浩洋,在其宣布全员3.5折工资5个月,最核心高管零工资,一月统一半折的消息之后,有部分员工打算离职。“为了为了总部近2千人和全国1万多名员工负责,可能对很多人不公平。但是,总比现在把钱花光,下半年像去年几家教育独角兽裁员80%,比韦博欠薪四个月现金流枯竭倒闭要好很多。”栗浩洋表示。


目前超过80%的教育企业都面临着现金流不足的窘境。在这样的背景下,抗风险能力更强大、发展态势更乐观的教育企业,自然也更容易成为优质人才的优先选择。


03

重新出发,在线教育成创业热点


细数这些离职的高管们便会发现,顶着荣誉和光环的他们,在离开老东家后大多数不会功成身退,而是选择二次创业。


据业内人士透露,不少教育企业高管离职后仍然选择自主创业,而他们的第一选择还是教育或是相邻市场创业,例如知识付费、文娱产业等。尽管一些同类型企业给离职高管提供了比较诱人的高薪和股权回报,也挡不住这些高管的创业热情。


以新东方的创业帝国为例,新东方海外上市之后,随之而来的学大的上市、安博的上市、学而思的上市,进一步证明了教育培训市场的创富机会。与其指望着俞敏洪发工资,不如做一个像俞敏洪一样有钱的教师。因此,在新兴的各类培训教育机构中,前新东方人的名字越来越多。


2014年初从新东方离职之后,陈向东曾“潜伏”了大半年,他的“跟谁学”项目才终于推出。在谈到当前教育行业高管纷纷离职创业现象时,陈向东曾直言,这与当前的在线教育大潮密不可分。“在线教育的兴起以及资本力量的推动,给了创业者们很多机会,从某种意义上讲,它对于创业者来说机会是公平的,如果你的产品足够牛,你的团队足够优秀,你的口碑足够强大,再加上你的执行力能够到位,未来就会有一夜爆发的机会。”


陈向东同时感慨道,教育行业相比于其他行业,创业并不轻松,因为它是不可逆的,试错成本非常高,特别是想做出一个平台级产品,对客户信任和口碑延续要求非常高。


结语


当下教育企业正面临冰火两重天。一方面,由于疫情之下企业纷纷转战线上,教育科技以及OMO战略的人才还是相对稀缺和抢手的。另一方面,部分线下教育机构本身存在战略人员管理上的种种问题,加之疫情下为了自保,采取降薪裁员等措施,如果转型失败无疑会在这场危机中受到重创。


2020年对于教育行业来说,可谓是难熬的一年,既要承受市场竞争日益激烈之苦,还得面对企业高管不断离职之难。而对于处于成熟期的教育企业高管来说,再小的梦想也要舒展,山头转战无数之后,归来还是教育人。


(来源:决胜网)

中华教育装备网 —— 教育装备全产业链精准一站式服务展示平台
Copyright 2020 eeia.net All Rights Reserved   法律顾问:上海达隆律师事务所 马高楼律师   服务热线:86-021-54289818